1. 青蛙小說
  2. 陸雲葉傾城
  3. 第902章 請碑
我的七個姐姐絕色傾城 作品

第902章 請碑

    

……英俊瀟灑,舉世無雙的陸先生。”說完後,龍亦雪自己的身上先起了一層雞皮疙瘩。這話當然不是她自己要說的,她從來不會用這樣的詞去稱讚一個男人,太肉麻太膩了,不是龍亦雪的風格。至於為什麽要這麽說……除了被迫營業,還能是什麽?陸雲在跟著龍亦雪進龍家之前,就對她說了,待會介紹的時候,記得說好聽點,不然他不樂意,一個不開心,他的醫術就會受到影響。龍亦雪知道陸雲是在開玩笑。但她還是在介紹的時候,頓了一頓,加上...-

陸雲話音脫口的刹那,四周明顯寂靜了下來,落針可聞。

那些廖家的核心成員,一個個瞪大眼睛看著陸雲,麵容上滿是驚訝與駭然之色。

借廖家祖碑一閱……

這種要求,他是怎麽敢說出口的啊??

還說這種要求不過分?

眾人看向陸雲的眼神,都像是在看怪物一般,心想這個麵具人是真傻還是裝傻,真不知道秘法祖碑對於秘宗家族來說,有著怎樣的意義?

秘宗家族之所以能夠崛起,依靠的就是秘法祖碑。

毫無懸唸的說,秘法祖碑就是秘宗的根基,就是秘宗的一切。

現在這個麵具人居然說要去觀閱他們的秘法祖碑,他還真當廖家是那種隨手就可以捏扁的軟柿子不成?

瘋了!

一定是瘋了!

這人根本就不是來談判的,而是想要把廖家給徹底顛覆!

眾人紛紛看向廖家老祖,已經可以想象到即將要發生的一切,絕對會是一場不死不休的戰鬥。

果然。

廖家老祖的麵孔在劇烈抽搐。

狠辣與陰沉的目光交替閃爍。

大戰隨時爆發!

陸雲渾然不知死活,繼續說道:“老頭,你這麽生氣乾什麽?其實有一件事我挺費解的,我的身份你已經知道了,是來自於天盜宗。”

“而且你剛纔也感受到了,我身上有你們廖家血繼秘法的氣息,說明你們的秘法內容,我已經知曉了,不僅知曉,還修煉成功了。”

“既然我已經學會了你們的血繼秘法,那麽再讓我觀閱一番,又有什麽問題呢?”

其實陸雲的目標根本不是血繼秘法,因為他的無名神功口訣裏麵本就包含有這個部分,真正讓他感興趣的,是秘法祖碑。

據說秘宗家族的血脈起源,是來自於一處上古墓葬之地,而秘法祖碑也是從古墓葬之地傳出來的,或許除了表麵的文字外,還承載著一些其他資訊。

陸雲想要調查血脈,就隻有從根源處查起。

他提升要觀閱廖家的秘法祖碑,無可厚非。

然而。

廖家老祖卻是怒喝一聲道:“謬論!閣下剛纔所說的那些言論,在老夫聽來實在是可笑至極!”

廖家的血繼秘法被天盜宗的賊人抄錄了去不假,被陸雲修煉成功了也不假,可是這跟把祖碑借給陸雲觀閱完全不是一個概念。

打個比方來說,一個賊跑到我們的藏經閣,把我們的經文全部抄襲了一遍,我冇有能耐抓住你,結果一段時間以後,你突然大搖大擺的跑回來說,反正我都已經把你們的經文背誦的滾瓜爛熟了,不如就大大方方的讓我去你們藏經閣再逛一圈唄!

是不是一個道理?

我們要是真讓你進去了,臉麵何存?

這已經不是血繼秘法的問題了,而是麵子的問題。

廖家老祖怎麽可能同意陸雲這種無理的要求!

“狂徒,老夫已經一忍再忍,可你太不知足,屢次挑戰老夫的底線,如今老夫也唯有舉全族之力,與你殊死一戰了!”

“這些小螻蟻你就別指望了。”

陸雲輕蔑的瞥了周圍那些廖家成員一眼,劍意真氣陡然綻放,刹那間匯聚成一股恐怖的劍意風暴,呼嘯而出。

嗤嗤嗤——

劍勢浩蕩!

數百名廖家的核心成員壓根冇有半點反抗餘力,受到劍意衝擊的霎那,便是胸口壓抑,如遭重創,整齊劃一的被震飛了出去。

隻剩廖家老祖一人,勉強支棱住身形,白衣鼓脹。

“狂徒,真當老夫冇有能耐製裁你了嗎?”廖家老祖聲震如雷,張口猛地噴出一口濃血,凝作箭矢,瞬間刺破隱匿陣法,朝著廖家後山奔襲而去。

不多時。

轟隆隆的聲音不絕於耳,廖家的隱匿陣法碎了,現出廖家真身,金閣玉樓,殿宇橫立,好不氣派。

最為轟動的是,一座三米高的巨大石碑極速飛來,頂部還殘留著剛纔廖家老祖吐出的那道血箭痕跡,而在飛行過程中,石碑仍在擴大。

石碑迎風見長,很快就化作一座山體大小,從廖家頭頂飛過時,陰影遮天蔽日,讓所有的廖家成員都心驚肉跳。

老祖最終還是請出了祖碑。

“這就是秘法祖碑嗎?”

陸雲看著那如同山峰一般撞擊而來的巨大石碑,眼神微微凝聚,但很快就玩味一笑道:“老匹夫,不是說不讓我觀閱嗎?”

“閉上你的臭嘴,老夫今日就讓你死在我族的祖碑之下!”廖家老祖暴怒不已,但臉上已經有蒼白之色顯現。

讓陸雲進去觀閱祖碑,和自己請出祖碑來鎮殺陸雲,完全就不是一個概念。

廖家老祖請出秘法祖碑也是無奈之舉。

他前幾天在穩固祖碑的時候,本就失血過多,如今再次請出祖碑,流失的就不再隻是血液,而是體內隱藏著的血脈之力。

他在以瘋狂消耗血脈之力為代價,操縱著秘法祖碑移動。

實在是因為陸雲太過分了啊!

轟隆隆!

已經化作龐然大山的石碑,急速移動,但是相比剛從後山飛出來的那刻,速度明顯下降了很多。

廖家老祖顯得有些吃力,怒道:“你們這群廢物,還不趕緊給老夫幫忙!”

“明白!”

方纔被掀飛出去的那些廖家核心成員,不敢耽擱,急忙學著老祖那般,口吐血箭,從四麵八方湧向秘法祖碑。

這一幕極其震撼。

當他們的血液觸碰到祖碑的那刻,就意味著祖碑跟他們的血脈建立了某種聯係,但真正有能力操控祖碑的,還是隻有老祖一人。

他們隻是輔佐而已。

《我的七個姐姐絕色傾城》

頂點小說網首發-時候,其實有個小毛病,一說謊就容易結巴,不過後來憑藉著極強的專業素質,她克服了。極少再出現過結巴的情況。可是今天,又出現了。主要是上次聽小陸雲說完之後,王冰凝就對雲山書院那個地方,有種矛盾的心理,既想去尋找自己身世的答案,但是又很害怕。那個地方,是修煉者的世界。所以眼前這個名叫朱流的男子,肯定也是一名修煉者,他的出現,使得王冰凝的內心,不自覺壓力倍增。王冰凝儘力剋製著緊張情緒,可是一開口,還是險些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