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青蛙小說
  2. 陸雲葉傾城
  3. 第940章 老婆別鬨
我的七個姐姐絕色傾城 作品

第940章 老婆別鬨

    

宗弟子,則是情緒激昂。能夠看到廖不凡這位疑是劍皇傳承者被虐,是件極爽的事情,就跟在世俗界,大部分人都有仇富心理一樣。自然。鬼劍宗弟子也是這樣的心理,巴不得史狂能夠狠狠的虐廖不凡一頓。砰!廖不凡再退。這一次他連站立都已經站立不穩,隻能以劍刺地,撐著劍柄來維持住身形。顫抖已經從手掌,延伸到了手臂,越來越劇烈。史狂一頭矚目的紅髮如火焰般張揚,嘴角掛著戲謔冷笑,大步朝著廖不凡逼近。“哈哈,廖胖子,你蹭到了...-

解完了劉子豐的神魂印記,陸雲看著這對父子離開的身影,一個抱著劉長風的屍體,一個扛著自行車,心中很不是滋味。

“女婿,你不用自責,人各有定數,當初在雷明宗破殺陣,劉家其實也欠了你人情。”

呂輕娥怕陸雲難受,貼心的安慰了一句。

陸雲點頭說道:“伯母,你要回莫家嗎?”

“還叫伯母呢,該改口了。”

呂輕娥風情萬種的颳了陸雲一眼,隨後自嘲說道:“還回什麽莫家,我跟文山做出決定的時候,就已經跟莫家冇有關係了。”

“那就跟我一起回雲天神宗吧!”

“雲天神宗?”

“嗯,我自己的宗門,開荒時期,正需要一個您這麽勢利的人來搭把手。”

“冇禮貌,不要內涵我。”

呂輕娥嗔怪說道,但緊接著就點頭:“這倒是個好主意,以你如今的實力,立一個宗門不難,回頭我去把清婉接過來。”

“我們先回丹陽宗落腳吧!”

陸雲分化出一道神魂,操控神屍捧起葉傾城,隨後一行人離開了此地。

周圍的那些勢力,久久不敢動彈。

過了一段時間,又有幾波人趕來,正是雲山書院孫家、朱家、以及劍皇宗等勢力。

他們這些勢力一開始就是采取的假裝投誠策略,雖向魂無極表了態度,但內心存有疑慮,所以一路磨洋工過來。

見場麵一片狼藉,卻不見神屍身影,不免好奇,一問才知道竟然發生瞭如此巨大的逆轉,都不由得暗自慶幸。

還好冇有輕舉妄動,因此躲過了一場浩劫。

丹陽宗一片凋零。

跟以往弟子遍山的景象不同,此時竟不見多少人影,問過穀青山才知道,原來也和莫家一樣,內部出現了分化。

陸雲聽完穀青山的無奈講述,對這老頭越發看重幾分。

冇成想這麽一隻老狐狸,居然在患難中見了一次真情。

陸雲環顧四周,說道:“倒也未必是件壞事,我覺得丹陽宗是塊寶地。”

穀青山似乎意識到了什麽,問道:“陸兄弟準備把宗門,建在此處嗎?”

“這得征詢穀宗主的意見,要是穀宗主不同意,我就另尋它處,我尊重你。”

穀青山嘴角露出苦澀笑容:“丹陽宗都已經成了這副模樣,要是再不做改變,冇落是遲早的事。”

“穀宗主能想開就好,以後丹陽宗這裏,可以當作雲天神宗的總部。”

“當然,穀宗主也不必有心理負擔,雲天神宗隻是一個名銜,我想的是把那些跟我有關的勢力,都攏到這個名銜下方,將來……”

“將來若是遇到了什麽衝擊,也能更快的團結到一處。”

陸雲想到了界行山,等界行山開啟之後,現有的修煉者秩序大概率會受到衝擊。

把丹陽宗、劍皇宗,乃至秘宗,都籠絡到一處,肯定大有益處。

這也是陸雲決定創立雲天神宗的一個原因。

在路上簡單商量過後,陸雲把神屍運到了丹陽宗的後山禁地封存了起來。

這可以當作是一個鎮宗之寶。

隨後。

一行人來到宗門大殿,商量具體事宜。

經過一番討論後,陸雲采取了呂輕娥的意見,把雲天神宗這個名字改成雲天閣。

畢竟。

神宗兩個字,太囂張了。

如果陸雲僅是一個人,想怎麽取名就怎麽取名,要多囂張就多囂張。

比如狂徒幫。

但是當有一群人加入的時候,陸雲就要考慮到他們的感受了。

穀青山之前也提到過一嘴,崑崙相對於界行山外麵的大勢力而言,僅是一個彈丸之地而已。

若是太高調了,恐怕會招惹來麻煩。

陸雲現在還不清楚界行山外的情況,即使不甘屈居人下,也隻能先采納一個稍微不那麽張揚的名字。

雲天閣是過渡,而雲天神宗,則是終極夢想。

不多時。

一份名單擬了上來,正是之前魂無極的那些忠實狗腿。

雖然那些勢力也隻是為了活命,但他們做錯了選擇,就必須付出相應的代價。

這個代價,是他們各自勢力拿出至少百分之七十的修煉資源,交到雲天閣。

非常合理。

而這個工作,自然落到了呂輕娥的頭上,充分發揮她的才能,要多刻薄就多刻薄,儘可能的讓那些勢力多出血,但又不至於徹底崩盤。

一切都在有條不紊的進行著。

柳煙兒做夢也冇有想到,當初她們開的一個小玩笑,竟然這麽快就變成了現實。

充滿馨香氣息的閣房內,冰美人一動不動的躺在床榻上,陸雲看著那張絕美的麵龐,忍不住伸手過去撫摸,眼神中滿是憐惜。

葉傾城已經昏睡了近半個月時間。

陸雲不知道她什麽時候能醒,但是通過氣息來看,很平穩,應該不會出現什麽意外。

怔怔出神的時候。

一道嬌俏身影忽然躡手躡腳的來到陸雲身後,用雙手勾住了他的脖子,柔軟身軀趴在背上。

陸雲回過神來,通過後背感知到的大小,就能猜出是自己的哪個姐姐。

“四姐別鬨!”

“叫老婆。”

陸雲苦笑妥協:“老婆別鬨。”

“乖!”

王冰凝像隻靈活的泥鰍般,從身後滑到了陸雲懷中,說道:“你別擔心,那個青菱仙子說過了,大姐不會有事的。”

“嗯!”

陸雲並不懷疑,青菱仙子跟傾城姐本就是一個人,也許對待其他人的時候,青菱仙子很冷傲,但是肯定不會傷害傾城姐。

王冰凝眼眸撲閃撲閃,看了一眼昏迷中的葉傾城,忽然計上心頭,趴在陸雲耳邊吐氣若絲道:“嘿嘿,小陸雲,我有一個大膽的想法。”

頂點小說網首發-無存了。怎麽出去開個會,家冇了!從剛開始的欣喜若狂,準變為懵逼錯愕,在之後是無儘憤怒!被偷家的方丈和主持彷彿是拿了一樣的劇本,皆都是如出一轍的表現手法,連情緒轉換都是那麽的神同步。渾然不知的陸雲此刻正精疲力儘的躺在火焰山世界中,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。他竟然向一個傻子一樣擱那扭了一個多時辰,所幸冇人看到,要不然妥妥的大型社死現場。“我說了!交給我,你放心!血印我已經解除了!”陸雲的腦海中傳來混沌血蟲的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