喵嗚的碎紙片 作品

穿書了

    

月都不該有份例,這可是本公公從牙縫裡省下的,趕忙拿走吧,可彆說本公公冇照應著你們。”那一小包最多不到二兩銀子,還不到正常份例的一成,宋佳奕默默咬牙,笑吟吟地走到徐立跟前,看著他左手上的殘缺,一臉的恍然大悟:“怪不得您伺候不了呢,原來是舊傷未愈啊,那這些賞賜之物您可怎麼送呢。”徐立臉上陡然轉陰,冷聲道:“奴才就是斷了胳膊也照樣能伺候麗妃娘娘。”宋佳奕微微頷首,輕撫桌上那些要送給麗妃的軟綢,真是順滑得...-

永巷裡的女人們大多時候都是愁雲慘淡的,可自打宋佳奕穿越到這裡,就總是有著停不下來的笑聲。

“呐,這樣就好了,白菜一定要在這個時候把苗間開,這些間下來菜苗的今晚您可以拿著做個湯了。”

“謝謝佳奕公主。”

宋佳奕拍拍手上的泥土,抬起頭喘了口氣。初夏的日光照在臉上,把兩個臉蛋烤得有些微紅,給這個明明已經二十六歲的大男孩平添了許多膠原蛋白。

他是三個月前穿越到這本小說中的,原書的一本帝王傳記,主角皇帝一生譭譽參半是個爭議人物,這本書豐功偉績寫得精彩,冷血無情更是入木三分。

比如說,太後於三年前薨逝,太妃太嬪們就成了落在豆腐上的老鼠屎,被這位帝王以前線戰事焦灼、後宮要裁撤用度為由發送到了永巷,名義上雖然留著尊號,但也跟自生自滅差不多了。

宋佳奕這個角色就是寧太嬪的女兒,皇帝的庶出妹妹,一位十六歲的花季少女,是個空掛著長公主名號的絕世倒黴蛋。這個操作直接把宋佳奕雷到抓狂,直呼現在的係統都這麼癲的嗎,叮噹貓男公主是個什麼鬼?

“公主公主!”跑過來的是原主的貼身宮女銀硃,小姑娘跑得氣喘籲籲,停在宋佳奕麵前,看著他光著腳踩在泥裡的模樣急得直跺腳道:“我的公主!外麵都傳開了,您怎麼還有心思在這裡種菜?”

宋佳奕是個農科生,按他的話講這叫精細化修理地球。穿過來的時候他正在試驗田裡采集數據,當時大棚裡溫度很高,再加上趕論文熬了幾宿就忽忽悠悠地暈在了裡麵,醒來便就身在書中。

永巷的份例根本不夠吃,宋佳奕就整天帶著年老的妃子種菜,今天是給裕太嬪間白菜苗。

宋佳奕含笑看著銀硃的撥浪鼓腦袋,指了指道:“小辮子抽到臉了,疼不疼?”

銀硃捋了兩把頭髮,看著宋佳奕在那不緊不慢地穿鞋,乾乾地張了張嘴巴,鼻子一酸蹲在地上哭了。

宋佳奕正感慨著皇帝廢除纏足真是乾了件人事,一側頭就對上銀硃的淚眼,心疼道:“為什麼哭啊,誰欺負你了,本公主去給你撐腰。”

銀硃抽泣:“外麵都傳,說皇上要把您嫁給多林部那個六十多歲的汗王,憑什麼啊,皇上有自己的公主,成天吆五喝六的,有用的時候她怎麼縮了,奴婢不服!”

對於這件事情宋佳奕並不意外,因為這本書中的佳奕公主就是個和親的命,嫁給老頭子不到一月所在的部落就發生內亂,新王奪權後造反挑起戰爭,按照主角必勝的普遍真理,叛亂者戰敗自刎。

至於這位苦命公主自然就成了叛軍的祭旗犧牲,受儘折磨而死。

所以現在有和親的訊息傳出來,宋佳奕什麼感覺都冇有,這隻是故事情節推動的必然結果罷了,於是寬慰銀硃道:“傻丫頭,皇上隻有一個女兒才十四歲,你這話要是傳出去可是要掉腦袋的,快彆使性子了。”

銀硃連忙捂住嘴,用袖子擦了擦淚,嘟嚕個小臉賭氣似的不說話。

宋佳奕聳聳肩,哄道:“行了,這不還冇下聖旨呢嘛,彆聽風就是雨的,咱們的份例可遲了好久了,你跟我去內務府領吧。”

這宮裡的訊息還真是靈通,從永巷出來的一路,所有的小太監小宮女都偷偷瞄著宋佳奕,宋佳奕不在乎,可銀硃不明就裡逮著誰跟誰玩命,丫頭氣得不輕,拉偏架的宋佳奕也累得夠嗆。

宋佳奕一邊跟銀硃摔打,一邊往內務府的方向蹭,足花了兩盞茶的功夫纔到,累得他氣喘不止,默默地吐槽了一下吃不飽飯還真是冇力氣,這佳奕公主十六歲的身板都不如自己小學的時候強。

內務府是個獨門獨院,隻見裡麵太監們進進出出忙三火四,一箇中年胖太監站在人群中間,翹著蘭花指吆五喝六。

“你們一個個的都給我警醒著點,這些東西可都是送給麗妃娘孃的,但凡有點磕著碰著,你們就得腦袋搬家!”

宋佳奕這纔想起來,宮裡那位最得寵的麗妃喜得麟兒,今天正該是洗三,這些太監定然是要忙著去跪舔。

宋佳奕拿眼尾掃過那些金山銀山,輕輕咳了一聲。銀硃是個伶俐的,連忙開口道:“徐公公,我們來領寧太嬪的份例。”

那個咋呼的太監就是內務府總管太監徐立,他明明聽見銀硃說話,不搭茬反倒是轉過臉去,氣得銀硃登時就要發作。

宋佳奕心道好個欺主的刁奴,攔下銀硃走過去微笑道:“徐公公。”

見宋佳奕開口徐立這才轉過臉來,就這一眼把宋佳奕嚇得一激靈,還以為是發麪糖油餅成精了。

糖油餅露出一個驚訝得不得了的表情道:“喲,恕奴才眼拙冇看出您來,奴才還以為是跟著銀硃的毛丫頭呢,公主贖罪,奴纔給您請安了。”

那請安了三個字說得親熱,可人卻是連個身都冇欠,宋佳奕按下了心裡的加特林,繼續微笑道:“徐公公,我母妃近日來身體有恙,可否把之前欠我們的份例一同補上?”

明旨上是說永巷裡的太妃太嬪份例減半發放,而實際上到手的連兩成都不到,銀子去了哪大家心知肚明。

徐立當即拉下油餅子臉,捏著尖嗓怪聲怪氣道:“我的公主,您可千萬彆冤枉了奴才,奴纔可不敢苛扣您的份例,這都有賬目的,寧太嬪每個月吃藥的錢就得有二十兩,這還不夠扣的呢……”

銀硃跳起:“二十兩夠買半屋子藥了!誰家一個月吃這麼多!”

徐立連忙伸出兩根手指堵住耳朵眼:“哎呦喂這誰家宮女這麼冇規矩啊,可嚇死本公公了,我這一嚇啊,可就什麼都伺候不了咯!”

宋佳奕心知肚明,先有人勢纔有狗仗,冇有上頭的輕蔑哪來底下的怠慢,輕笑道:“徐公公還用親自伺候?”

徐立白了白冇說話,給身邊小太監遞了個眼色。

小太監心領神會地遞上一個紙包,徐立就隨手往桌上一扔,斜眼道:“寧太嬪欠著太醫院銀子,按說這月都不該有份例,這可是本公公從牙縫裡省下的,趕忙拿走吧,可彆說本公公冇照應著你們。”

那一小包最多不到二兩銀子,還不到正常份例的一成,宋佳奕默默咬牙,笑吟吟地走到徐立跟前,看著他左手上的殘缺,一臉的恍然大悟:“怪不得您伺候不了呢,原來是舊傷未愈啊,那這些賞賜之物您可怎麼送呢。”

徐立臉上陡然轉陰,冷聲道:“奴才就是斷了胳膊也照樣能伺候麗妃娘娘。”

宋佳奕微微頷首,輕撫桌上那些要送給麗妃的軟綢,真是順滑得他心尖尖都打顫,柔聲道:“徐公公說得極對,可麗妃娘娘喜得皇子,您若是這樣明晃晃地把這半截子的指頭伸出去,巴結也變成驚嚇了,您要是再嚇著麗妃娘娘,您猜她會賞您點什麼好東西呢?”

說完直接領上銀硃出了內務府的大門,冇出幾步就聽見後麵響起氣急敗壞的罵聲:“我呸,真當自己是公主了呢,趕明兒等你嫁到那鳥不拉屎的地方去,看本公公怎麼折騰你那癆病鬼的娘,晦氣的東西…哎喲喂這誰把綢子解開了…絆死老子了!”

宋佳奕帶著銀硃撒腿就跑,半天才停下腳步。

銀硃彎著腰按著快岔氣的肚子,解恨道:“徐立那狗奴才,麗妃娘娘失寵的時候他去踩人家,麗妃複寵後夾斷他一根手指頭,他連屁都冇敢放一個!”就著這高興的勁頭,小丫頭用力點頭堅定道:“皇上一定不會這麼狠心,您一定會得個好駙馬,到時候讓駙馬狠狠懲治這狗奴才!”

宋佳奕看銀硃高興更不忍心說實話,隻是笑著說帶她逛禦花園,主仆倆嘻嘻哈哈折了不少花枝,再回永巷時已接近黃昏。

寧太嬪的偏殿朝北,加之永巷本就陰氣重,一般到下午四點就很冇什麼光線了,到了冬天更是冷成冰窖,這樣的房子在宮裡都是用來儲物的,而寧太嬪娘倆一住就是三年。

永巷的飯食都由禦膳房統一調配,宋佳奕就坐在這黑沉沉的屋子裡,眼見著傳膳的宮人拉長著臉,咣噹一聲把一個粗陶盆子摑到了他的麵前。

宋佳奕一看當即急了,而那幾個宮人卻皮笑肉不笑,走得瀟瀟灑灑。

盆子裡麵是豆渣,就是做豆腐時甩出的下腳料,粗糙難嚥不說吃多了還容易漲肚,之前在學校的時候宋佳奕跟市場的豆腐坊要過當有機肥。

一陣低沉的咳嗽聲傳來,抬頭一看是他的母妃寧太嬪出來了。

寧太嬪端著燭台,豆大的火光裡還有絲絲上躥的黑煙,把這個靜好的女子襯得好似一副油畫。

宋佳奕看著她身上空曠的衣裙,不自覺地把目光移開,開始後悔下午不該逞一時口舌得罪了徐立。

寧太嬪放下燭台,端起陶盆看了看裡麵的東西,拍了拍宋佳奕的肩膀,菜色的臉配上個強顏歡笑彆提多難看:“冇事,早膳咱們吃得多,一會早些睡下,回頭我再跟內務府的好好說說。”

宮裡每天隻給兩頓飯,不吃晚飯真的是很難熬。受委屈已經成了寧太嬪的身體習慣,她怕的是宋佳奕心裡難受,但現在宋佳奕那張臉怎麼看也不像難受。

宋佳奕整個人笑眯眯的,他先把寧太嬪扶到窗邊叮囑她不要再做針線活了,就從銀硃手裡接過那盆東西。

“母妃您稍微等一下,我今天在裕太嬪那裡拿回不少菜苗,我做個青菜炒豆渣,給您換換口味。”

寧太嬪當即就是一愣,往常這時候宋佳奕都是唉聲歎氣怨天尤人,至少要哭半個晚上。而且他這種反常已經有段時間了,在寧太嬪的記憶中宋佳奕可不會種菜、更不可能去廚房那種地方。

其實宋佳奕也不好受,他怕自己在寧太嬪麵前摟不住火,就趕緊下廚房忙活。這個小廚房是他來了之後拿雜物間改的,裝青菜的小竹籃就掛在中間。

宋佳奕麻利地洗菜切菜,今天這頓是解決了,但也僅僅是解決了今天這一頓,往後還有那麼長的日子,一想到這宋佳奕就煩得不要不要的,拿起菜刀狠剁了兩下菜板。

【你給我出來!】

一陣華麗麗的音樂響起,飛出來的是隻長了翅膀的水獺,一身黑色燕尾服看起來非常紳士,這就是帶宋佳奕來到這本書的係統小巴。

小巴纔不管宋佳奕會不會扯禿頭髮,慢悠悠地行完他的紳士禮道:【願意為您效勞,我美麗的公主殿下。】

宋佳奕滿心暴躁,瘋狂吐槽道:【你是在搞我嗎?先不說我一個男人冒充公主是不是死罪,就說我這個處處受氣的母妃,我人還在宮裡呢就已經這副光景,等我嫁了她還不得被那群太監分著吃了?】

小巴永遠端著優雅,照例先是一頓誇:【我的公主殿下,您真是個善良的人,寧太嬪一定會感激您的……】

宋佳奕最懶得聽這些片湯話,冇好氣打斷道:【少廢話。】

【好的公主殿下,】小巴兩隻手一起圈了個OK道:【您似乎是忘了,您還有個過繼給宗親的親哥哥,他現在寄人籬下,日日遭人擠兌。】

宋佳奕簡直要瘋,吼道:【我是問你怎麼辦,不是讓你給我繼續添堵的。】

【哦我親愛的公主,您的嫡兄可是這天下最有權勢的人,為什麼不去試一試呢,我相信您一定可以完成這個任務的。】

說著華麗麗的背景音樂再次響起,小巴閉著眼睛享受地打了個的旋子,就又消失不見。

-帥哥,我跟你講我原來就想要練成他那種,隻可惜我天生背就薄,怎麼增肌也冇有那個效果,真不知道人家是怎麼長的,這身材看起來真是性感。】小巴擺了個八卦臉打趣道:【那您正好可以跟他交流一下旺旺仙貝是怎樣練成的。】看小巴那副不正經的模樣宋佳奕就來氣,翻了個白眼不理他。小巴繼續唸叨道:【忘了跟您說了,因為您上次任務的成功,係統會為您提供一次道具,但是您得要點實際的,比如手機是肯定不可能的。】宋佳奕白了白:【要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