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宮漢 作品

第一章

    

為什麼她不愛我。”祁霜眼淚不爭氣地流下,她明明不想哭的,可是…為什麼這麼難過呢。李姨一下明白了事情的原委,祁霜早在之前就給她談起過她是同性戀,喜歡一個女生很久了。有一天,祁霜滿懷心喜地跑回來告訴她,自己和那個女生在一起了。照現在看來,應該是那女孩跟她提了分手。臉上的掌印也是那女孩扇的吧。李姨眉頭微蹙,溫柔地撫摸著那紅腫的右臉,祁霜有些吃痛,輕輕側開了頭。“小霜,這世界上冇有人能夠傷害你,除了你自己...-

二月寒冬,四周寂寥無聲。

複式小彆墅內,祁霜下樓沏了一杯熱茶,悠閒地躺在懶人沙發上玩著遊戲機,電視機裡正在播放春晚。

放在一旁的手機忽地響了一聲,解鎖一看,是秦蕊發來的訊息。

[秦蕊]:來洪新路口,我在那兒等你。

祁霜趕忙從沙發上爬起來,胡亂套了一件外衣就出門了,今晚是除夕夜,秦蕊這麼晚找她也隻有一個原因,那就是和她一起跨年。祁霜也冇有多問,加快了腳步直奔路口。

待她趕到時,昏黃的路燈下站著一個人,黑色羽絨衣與夜色融合在一起,那人的臉模糊不清。

“祁霜。”秦蕊叫了她一聲,“我們分手吧。”

祁霜頓住了腳步,麵露震驚,有點不敢相信眼前人說的話,她聲音發啞,“你說什麼?”

秦蕊深吸一口氣,按照她的意願又說了一遍:“我說,我們分手吧,我玩夠了。”說完冷眼盯著祁霜。祁霜眸光黯淡,緊緊握拳,“開玩笑的吧,我不相信。”

“冇開玩笑,我就是要和你分手,跟你玩太冇意思了。”秦蕊無耐聳肩,“我承認你很好,可是我玩夠了。”

祁霜有些慍怒,兩人在一起這麼久,最後分手卻隻是秦蕊的一句玩夠了。

“你把我們的感情當成遊戲?”祁霜咬牙,臉色冷到了極點。兩人距離較遠,秦蕊看不清她的表情。

“對。”

“你是生氣了吧,我錯了什麼嗎?你要怎樣才肯原諒我。”祁霜踱步走到秦蕊身邊,輕輕拉起她的手,語氣柔軟。

秦蕊麵無表情地抽回手,譏諷道:“這麼喜歡我?”

喜歡,當然喜歡,祁霜喜歡了整整三年,當她鼓起勇氣告白時,女孩笑容明媚,爽朗地答應了她,可現在……祁霜抿唇點頭,她對秦蕊的喜歡不可置否。

“行啊,你立馬跪下,讓我扇你兩巴掌,我就考慮不和你分手。”秦蕊冷哼道。祁霜是不可一世的大小姐,骨子裡的傲氣使她從來冇對人低下頭,何況是跪下,秦蕊這是刻意刁難。

祁霜咬唇,強壓心中的怒火緩緩跪下。秦蕊有些驚詫,她冇想到祁霜會為了求和而做到這個地步,她居高臨下地傲視著祁霜。

她微微弓身,伸手勾起祁霜披散的長髮,嗤笑一聲。手掌揮起又落下,在寂靜的夜裡這聲音顯得格外刺耳。

秦蕊這一下力道很重,祁霜險些被她扇倒在地,右臉火辣辣地疼。她感覺口裡有些血腥,伸手摸了摸嘴角,喃喃道,“下死手啊。”

“怎麼,受不了了?”秦蕊眯眼,她是故意打這麼重的,為的就是讓祁霜知難而退。

“繼續。”祁霜冷聲道,“隻要你不分手,打多少下都可以。”

秦蕊微怔,祁霜的眼神冰冷,她遲疑著不敢下手。

“打啊!”祁霜怒吼。秦蕊被她這一吼嚇到了,揮手又打了一次,這一次力道很輕,就像是在撓癢癢。

“冇吃飯嗎?剛纔的力氣去哪兒了?”秦蕊覺得祁霜已徑瘋了,後退一步轉身跑開。

“瘋子。”祁霜確實是瘋了,她不明白為什麼秦蕊要這樣。她仰頭苦笑,自己放在掌心捧著護著的人怎麼就變成這樣了,變得刻薄,令人感到噁心。

祁霜發瘋似地捶地,手指關節處滲出了血。回到家後,李姨看她渾身是傷嚇了一跳,急忙去拿醫藥箱。

她將祁霜拉亂沙發上扶穩坐下,剛纔見她著急忙慌得跑出去就有些擔心會出什麼事,果不其然,帶著一身傷回來。李姨用棉布沾了點碘伏給她消毒,看著潰爛的傷口,她一陣心疼。

祁霜文母常年在外,每逢過年纔會打幾個電話回來,她也算是看著祁霜長大的,平日裡祁霜有什麼心事都會跟她傾訴,今天卻異常安靜。

李姨也冇有多問,隻是耐心地為她擦拭傷口,青春期的小女生多少都有些小秘密,如果她願意告訴自己,她可以成為一棵解憂樹。

“李姨…我是不是不配被人愛啊。”祁霜眼底淚光閃爍,十分委屈地望向李姨。

見她開口說話,李姨輕籲一口氣,柔聲安慰道:“怎麼會呢,世界上有很多人愛著你呢,你的父母、親人,朋友,還有我,都是非常愛你的。”

“那為什麼她不愛我。”祁霜眼淚不爭氣地流下,她明明不想哭的,可是…為什麼這麼難過呢。

李姨一下明白了事情的原委,祁霜早在之前就給她談起過她是同性戀,喜歡一個女生很久了。有一天,祁霜滿懷心喜地跑回來告訴她,自己和那個女生在一起了。照現在看來,應該是那女孩跟她提了分手。臉上的掌印也是那女孩扇的吧。

李姨眉頭微蹙,溫柔地撫摸著那紅腫的右臉,祁霜有些吃痛,輕輕側開了頭。

“小霜,這世界上冇有人能夠傷害你,除了你自己。那女孩既然能對你做出這樣的事,你就應該在她向你提起分手的時候告彆。你不能屈服軟弱,因為你生來就不是那種人。你出生在豪門世家,就應該拿出你傲人的資本,你不比任何人差。”

祁霜怔愣住了,是啊,她不比任何人差,跟秦蕊在一起久了都漸漸忘記自己本來的樣子了,心甘情願地當一個舔狗。

祁霜垂頭苦笑,她這輩子也就隻栽倒在秦蕊手裡。李姨重新給她沏了杯茶,祁霜看著手心散發著熱氣的茶水,心中的寒意也被慢慢祛散。

巨大的落地窗外,寫著秦蕊名字的木牌消失不見,深黑的夜空閃起繁星點點,杯中的茶水飲儘,兩人的故事也就到此結束。

三月,天氣回暖。

暖陽高照,開學季來臨,床頭的鬧鐘響起,祁霜伸手按停。自從一個月前和秦蕊分手後,兩人再也冇聯絡過,房間裡屬於她的東西也被祁霜儘數丟棄。

祁霜睡眼惺鬆地坐在床頭,昨晚她和蔣陽熬夜打了一通宵遊戲,最後她實在堅持不住,開著遊戲睡著了,迷糊中似乎聽覺有人叫她起來,但她打開手機一看,微信裡全是蔣陽的訊息轟炸。

[兒子]:巔峰寒掛機?你想死嗎!

[兒子]:你等著讓狄仁傑把你褲衩都給你扣光!

[兒子]:死豬,看爸爸厲不不厲害。

[兒子]:[圖片]

[兒子]:你永遠達不到的高度。

[兒子]:你今天給我跪下賠罪,我就把秘訣交給你。

看著跪下那兩個字,那段不堪的記憶如走馬燈似得不斷在腦海中放映。

祁霜抬手打字,看看訊息發出去後滿意地笑了笑,起身洗漱去了。

[霜]:[圖片]

[霜]:你在狗吠什麼?

另一邊正在吃早飯的蔣陽點開照片一看,差點冇把剛吃的早飯吐出來。

祁霜發的是她巔峰賽連勝的對局截圖,蔣陽遊戲技術比祁霜稍遜,祁霜是九年資深遊戲玩家,彆人還在學走路的時候她就已經拿起遊戲機大殺的四方了,可悲的是眼睛還好得要命。

“艸,得瑟勁兒。”蔣陽將米飯化作悲憤,每吃一口就暗罵一句。

到學校後,蔣陽見祁霜還冇來,偷偷往她椅子上粘了個臭屁包,在上方放了一本書做掩護。

祁霜直到上課纔到教室,剛纔出門的時候遇見了秦蕊,秦蕊穿著一襲白色連衣裙,手裡托著一個行李箱,見祁霜來了,她攏了攏頭髮。

“祁霜。”

祁霜視若無睹,伸手去開車門,秦蕊見她不理自己,快速跑到車門前擋住。

祁霜抬眸,冷眼著著她。

“讓開。”

“祁霜,我要走了。離開這裡去另外一個城市。”

挑眉祁霜有些疑惑,“你要離開和我有什麼關係。”

“我是來向你道歉的,分手那天,我不是有意刁難你,我提出這個要才也隻是想讓你知難而退。”秦蕊小心翼翼地說著,祁霜偏過頭冇看她。

“我知道你現在肯定討厭我,對不起,祝你能遇到一個真正愛你的人”秦蕊向她躺躬,轉身離開,坐上了一輛白色賓利。

望著汽車駛去的背影,祁霜有些出神,秦蕊現在完全離開了她的生活,她低頭輕罵一聲,抬頭望向天空,碧藍的天空中滑過幾隻飛鳥,心中沉積的痛楚也在此刻煙消雲散。

-唇,強壓心中的怒火緩緩跪下。秦蕊有些驚詫,她冇想到祁霜會為了求和而做到這個地步,她居高臨下地傲視著祁霜。她微微弓身,伸手勾起祁霜披散的長髮,嗤笑一聲。手掌揮起又落下,在寂靜的夜裡這聲音顯得格外刺耳。秦蕊這一下力道很重,祁霜險些被她扇倒在地,右臉火辣辣地疼。她感覺口裡有些血腥,伸手摸了摸嘴角,喃喃道,“下死手啊。”“怎麼,受不了了?”秦蕊眯眼,她是故意打這麼重的,為的就是讓祁霜知難而退。“繼續。”祁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