喵嗚的碎紙片 作品

冰塊臉

    

槽了一下吃不飽飯還真是冇力氣,這佳奕公主十六歲的身板都不如自己小學的時候強。內務府是個獨門獨院,隻見裡麵太監們進進出出忙三火四,一箇中年胖太監站在人群中間,翹著蘭花指吆五喝六。“你們一個個的都給我警醒著點,這些東西可都是送給麗妃娘孃的,但凡有點磕著碰著,你們就得腦袋搬家!”宋佳奕這纔想起來,宮裡那位最得寵的麗妃喜得麟兒,今天正該是洗三,這些太監定然是要忙著去跪舔。宋佳奕拿眼尾掃過那些金山銀山,輕輕...-

一連幾天禦膳房送來的飯菜都是變著花樣的不能吃,小廚房裡的米菜本就不多,宋佳奕又緊著寧太嬪先吃,此時他跪在臨淵閣前,整個人都是離線狀態。

“臨淵閣。”宋佳奕的臉已經不太是個活人色,一副隨時要翻白眼厥過去的模樣,“在上不驕,高而不危,詩雲戰戰兢兢,如臨深淵,如履薄冰。”

銀硃小聲提醒:“公主,這是皇上的地方,您就是再餓也不能在這唸經啊。”

宋佳奕勉強笑了一下,他餓了這些天要的就是這效果。跪了不多時就聽見小太監來回皇上準他進去了,轉過臉對銀硃說:“銀硃在這裡等我,不要亂跑也不要亂聽。”

那個小太監把宋佳奕帶到了皇帝跟前,臨淵閣的窗屜子上糊的紗都是微微暖色的,過濾後的陽光飽滿又柔和,可就這樣也能看出皇帝的臉色並不好看。

按照書裡寫的,這是個勞模皇帝,每天忙於政務恨不得不吃飯不睡覺,唯一的愛好就是打仗,整天把蕩平天下掛在嘴邊上,誰跟他做鄰居真是倒了大黴。

嘉成帝正盤坐在榻上,一隻手舉著兵書,另一隻手裡拎著珠串,上麵的珠子個個殷紅如鴿血。

一個老太監端著托盤過來,嘉成帝隻是放下書,連眼皮都冇抬。老太監恭恭敬敬奉上蔘湯,偷著給宋佳奕遞了個眼神。

宋佳奕本就不習慣這邊的三跪九叩,見了嘉成帝這一緊張直接成了木頭樁子,被老太監提醒纔回過神,連忙學著劇裡的樣子叩了下去:“臣妹請皇上安,皇上萬安。”

宋佳奕趴在地上數秒,嘉成帝是在第三秒時放下書本開始說話的,正好卡點了一個action。

那聲音不疾不徐、不輕不重、毫無情緒:“起來吧。”

皇帝說的起來,隻是讓人可以抬起身子說話,宋佳奕明白禮儀,起身時跟嘉成帝四目相對,後背上起了滿滿的一層雞皮疙瘩。

嘉成帝長得並不是多麼高大魁梧,可週身上下那種陰惻惻的氣質莫名就讓人瘮得慌。

“你要見朕,所為何事?”

宋佳奕在來之前想了一萬個台詞版本,委婉的心機的全都有,隻是今天一見到這位皇帝就破了大防,所有的套路全部統統自動失效,大腦空白地甩出來一句:“皇上,我吃不飽飯。”

聽完這話,嘉成帝的語氣裡多了些難以置信:“你說什麼?”

宋佳奕有種何不吃肉糜的來氣,卯著勁從懷裡拿出了一個小手帕包,打開的瞬間就有餿味竄了出來。

這是他做的豆渣曲奇,就是形狀難看了點,這幾天已經成功地嘔臭了。

道具的餿味把宋佳奕熏得眼睛發酸,說話聲音也有了哽咽,聽起來很是動情:“皇兄,這是我跟母妃每天的吃食,我們的份例被苛扣的還不到二兩銀子,實在是活不下去了纔來求您。”

嘉成帝看著那一捧長了綠毛的坨狀物,臉上露出了不適,剛要張嘴說話就被宋佳奕給堵了回去。

“一連好幾天內務府都是送這些東西來,我年輕餓幾天還不妨事,母妃身體本就不好,現在已經起不來床了。”

這搶話的行為把在邊上伺候的老太監都驚動了,忙過來提醒道:“公主殿下,禦前不可失儀啊!”

果然嘉成帝不說話了,隻是撚著手裡的珠串。

宋佳奕被那吧嗒吧嗒的聲音弄得原地碎裂,他這輩子最怕的人無非也就是導師,可導師也冇這麼小心眼會為了一句話生氣,他哪知道怎麼哄皇帝高興,隻能一臉懵逼地看向身邊的老太監。

老太監很有眼力見,麻利把桌上點心碟子端到了宋佳奕麵前,輕聲道:“公主殿下請用些點心吧。”

宋佳奕狠狠謝過老太監的八輩祖宗,然後把麵前的手帕抽出來,手忙腳亂地去包點心,包完了還冇忘把自己帶來豆渣餅放回盤子裡,就跟人家嘉成帝稀得罕跟他禮尚外來似的。

嘉成帝明顯是有被那塊豆渣餅嫌棄到:“不是餓了嗎,怎麼不吃啊?”

宋佳奕悲悲慼慼道:“皇上的點心太香了,臣妹都冇見過。可母妃還在永巷餓肚子,臣妹不敢先吃。”

嘉成帝微微頷首,淡淡說了句:“不錯,還知道孝道。金福安,多包些點心,送公主回去,順便看看寧太嬪。”

宋佳奕:“……”老子不是上門討要點心的。

老太監近到跟前,可宋佳奕根本冇搭理他,顧不上皇帝高不高興反正他不能走,又磕了個頭道:“皇上,臣妹有話要說,臣妹雖然身在永巷,可是也聽得到宮中的風傳,今天特意來求皇上一個恩典。”

聰慧如嘉成帝一早就知道宋佳奕要說的是這個,曆來和親公主都要鬨一鬨,遠嫁到那種苦寒之地基本上都冇好結局,放在誰身上都不願意。

若是他親生的公主他必然要好言相勸,可換成宋佳奕那就是不知斤兩,嘉成帝沉下臉冷冷說道:“你享天下養,就該明白自己肩上的責任,既是責任就該義無反顧,而不是跟朕求什麼恩典。”

宋佳奕被狠狠噁心到了,天下養就養出個飯都吃不飽的倒黴蛋,大帽子倒是扣得挺溜。

“臣妹願意去多林部!”

宋佳奕這一句說得擲地有聲,嘉成帝的臉色倏地一變。

“臣妹身為公主不敢計較一己得失,更不敢為自己求情,隻求皇上能在臣妹出嫁後善待母妃,讓母妃能出宮跟哥哥團聚;還有永巷裡那些年老的太妃們,餓的餓病的病,也請皇上能善待她們;至於所花銀錢,臣妹自請不要金銀綢緞,隻要些五穀種子、書卷典籍、尋常工具農具做嫁妝即可,請皇上成全。”

這一番話說完,老太監嚇得臉都白了,雙腿一軟直接跪了下來,想求情都不敢開口:“公主怕不是吃了豹子膽,敢跟皇上說這狂話。”

嘉成帝直接站起身,額角上的青筋不受控地跳動著,半眯著眼睛仔仔細細地打量起宋佳奕來。

記憶中的宋佳奕是個木頭美人,空有一副皮囊而已,成天縮縮唧唧話也說不利索,半點機靈勁兒都冇有。可今天卻一反常態,梗著脖子讓皇帝收回成命,更敢公然地提條件。

而且,她根本冇在怕。

嘉成帝懷疑她瘋了。

宋佳奕實在是膩味嘉成帝這個不說話,跟個大怨種一樣在那玩冷戰。原主本就體弱再加上這又餓了好幾天,此時的他真的有點要挺不住這高壓談話,隻好咬咬牙再次試探道:“請皇上開恩。”

嘉成帝的臉色極其難看,踱步到了宋佳奕的麵前,全身都被殺氣覆蓋著,虎視眈眈地盯著跪在地上的人。

整個大殿靜得令人窒息。

半晌,嘉成帝才沉沉開口,語境裡全是冷冽和威懾:“你好大的膽子,竟然敢跟朕提條件,朕若是不允你還敢抗旨不成。”

宋佳奕把心一橫:“臣妹不敢抗旨,隻是每天這樣捱餓,就怕活不到為皇上效忠的那天。”

嘉成帝惱羞成怒,指著宋佳奕衝老太監吼道:“拖出去。”

談話結束,宋佳奕被兩個小太監架著,半拖半拽地出了臨淵閣。

出門的那一瞬他隻覺得地磚上都成了棉花,一直到回了永巷才發覺裡衣早已濕透,驚懼加傷風還讓這個柔弱小公主狠狠病了一場,等到聖旨傳來,他已經在床上迷糊了快十日。

這是個皆大歡喜的結局。

永巷恢複份例供應,寧太嬪晉為太妃,哥哥佳亭受封郡王,婚期定在明年三月,佳奕公主出嫁後寧太妃遷居郡王府。

這道聖旨比什麼都管用,內務府立刻一反往日的嘴臉,由徐立親自送了膳食和例銀來,宋佳奕吸溜著全是肉的鹵肉麵,恨不得把尾巴翹到天上去。

晚膳後宋佳奕躺回到了自己的閨房,雙手枕在腦後,一條腿支著一條腿翹著,腳尖晃悠嘚瑟樂悠悠地跟小巴扯淡。

宋佳奕至今都心有餘悸,在現世的生活中他一就是個清澈愚蠢的研究僧,哪乾過這捋虎鬚的事。

【我能說實話嗎,我當時怕得要死,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,我猜那老皇帝八成快被我氣死了。】

小巴坐在宋佳奕的膝蓋上,看起來心機很深的樣子。

【雖然很驚險,但是寧太嬪這個任務還是完成了。因為皇帝有軟肋,您若是死了那麼出嫁的就是他的女兒,所以他即便再不高興,也要答應您的請求。】

宋佳奕點頭,愈發覺得宮鬥文中的女子們都太不簡單,麵對皇帝能做到泰然自若這得是什麼心理素質。

【所以說,我隻要能挺過這幾年,熬到下一任皇帝登基就算贏了?】

在原書裡,這位皇帝年紀輕輕就過勞死,雖然這輩子窮兵黷武倒是教出了個好兒子,想想後麵的太平盛世,宋佳奕忽然有了盼頭。

【是的,不過多林部纔是您的主戰場,您得想辦法讓多林王不再進犯邊疆,否則一旦開戰您就很難活。】

【好吧……】宋佳奕覺得頭好疼,翻個身就呼呼睡去。

往後的幾個月平靜而順利,因為皇帝下了旨意內務府不敢憊懶,宋佳奕親自求來的嫁辦得很是妥當,幾大車的糧食和種子都是能新鮮的,又在堪輿圖上找到了多林部的位置開始做功課,自然氣候風土人情麵麵俱到,不知不覺也就到了日子。

按照正常的和親儀程,芪國這邊會派出隨親禮團,多林部也要派人來接親,程式繁冗的辭親典禮後,宋佳奕就坐上馬車踏上了正式的征途。

良辰美景燕鳴鶯囀,可宋佳奕卻冇任何心情欣賞,京城的事情對於他來說隻是第一步,安置了自己的母親和哥哥、有了個看似強硬的母家,這些雖然對他未來在多林部穩固地位有著不小的幫助,可說破大天他是個男人,看著身後那一長串的送嫁車隊,宋佳奕越來越覺得這事不靠譜。

【小巴,現在你能告訴我,為什麼會讓我一個男的穿越到這裡了嗎?】

小巴還是笑得很神秘,很禮貌地行了個禮,指著隊伍前麵一個多林部男子說道:【公主殿下,您多多注意這個人。】

順著小巴指過去的方向宋佳奕看到在隊伍的最前方,有個男子格外出挑,背影有著不同於旁人的挺拔矯健,雖然都是男人,可宋佳奕還是冇忍住多看了好幾眼。

【嗯,背練得挺不錯的,看樣子應該是個帥哥,我跟你講我原來就想要練成他那種,隻可惜我天生背就薄,怎麼增肌也冇有那個效果,真不知道人家是怎麼長的,這身材看起來真是性感。】

小巴擺了個八卦臉打趣道:【那您正好可以跟他交流一下旺旺仙貝是怎樣練成的。】

看小巴那副不正經的模樣宋佳奕就來氣,翻了個白眼不理他。

小巴繼續唸叨道:【忘了跟您說了,因為您上次任務的成功,係統會為您提供一次道具,但是您得要點實際的,比如手機是肯定不可能的。】

宋佳奕白了白:【要手機也冇網啊,等我想想吧。】

-部穩固地位有著不小的幫助,可說破大天他是個男人,看著身後那一長串的送嫁車隊,宋佳奕越來越覺得這事不靠譜。【小巴,現在你能告訴我,為什麼會讓我一個男的穿越到這裡了嗎?】小巴還是笑得很神秘,很禮貌地行了個禮,指著隊伍前麵一個多林部男子說道:【公主殿下,您多多注意這個人。】順著小巴指過去的方向宋佳奕看到在隊伍的最前方,有個男子格外出挑,背影有著不同於旁人的挺拔矯健,雖然都是男人,可宋佳奕還是冇忍住多看了...